新闻中心

    为什么德川家康被称为源氏长者?

    2020-01-14 18:48:13 来源:bbin注册-bbin网址-bbin真人 浏览次数 1

      大化革新之前,日本社会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氏族,而统管各氏族的人,叫做,在《日本书纪》天智天皇三年(664年)2月的记载中,有“赐大氏氏上以大刀,小氏氏上以小刀,伴造等氏上以干楯弓矢”的文字,被认为是之前只存在于私家领域的氏上被公权力所认可的象征。在律令制完善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氏上都拥有着对氏族地域集团的极大影响力和号召力。进入奈良时代,氏上的权限被律令格式框死,但氏上的地位仍需氏人协议选出,朝廷加以认可,保留着一种古代族长的性质。,由氏族中官位最高之人担任,此时它的职权主要是管理祭祀氏神的氏社和凭吊先祖的氏寺和菩提寺,管理大学别曹(大学寮下辖机构,诸氏族子弟学习的地方,如藤原氏的劝学院、橘氏的学馆院、王别氏族的奖学院、和气氏的弘文院等,氏长者同时要兼任这些机构的别当),推举氏爵(类似荫位制,每年各族都可以各自推荐一名正六位上的任官者升任从五位下),以及统管氏人。与奈良时代可以终身担任不同,此时的氏长者一旦失去了官位,也同时失去了长者的身份,这将氏长者限定在了贵族社会之中。在文献中,伴氏、高阶氏、中臣氏、忌部氏、卜部氏、越智氏、和气氏等氏族都存在氏长者,但这些氏族很多都逐渐没落了。南北朝的北畠亲房所著《职原抄》载:“凡称氏长者,王氏(皇亲、诸王家)、源氏、藤氏、橘氏有此号。”除此四家之外,菅原氏也存在氏长者,被称为“”(因祭祀菅原道真的北野天满宫而得名)。明应五年(1496年),九条家当主九条政基、尚经父子杀害了家宰唐桥在数,因其出身菅原家,时任北野长者高辻长直率一门公卿向朝廷告发抗议,迫使后土御门天皇下敕勘问罪九条父子。

      另外,朝廷在新设丰臣氏之时,也宣丰臣秀吉为丰氏长者。下文便是任丰臣秀吉为丰氏长者的宣旨。

      (此处有误,这篇宣旨是授予秀吉藤氏长者地位的诏书,谢@安国大将军指正)

      发展到后来,氏长者中最有实力的,一是藤原家的藤氏长者,几乎代代出任摄关。另一个就是源氏长者。源氏长者最开始是由嵯峨源氏担任,初代长者是左大臣源信,元庆五年(881年)随着淳和院设立别当和在原行平创设奖学院,源氏长者开始兼任两院别当之职。之后,源氏长者还由以源高明为代表的醍醐源氏和以源雅信为代表的宇多源氏担任过。后来,源氏长者为村上源氏所独占,自源师房和源雅定之后,由出自村上源氏的久我家、堀川家、土御门家、中院家所垄断(当然也有例外,如后醍醐天皇任命出自中院家分家的北畠亲房、光明天皇任命出自久我家分家的六条有光,etc.)。后来,堀川、土御門、六条诸家断绝,中院家苟延残喘,源氏长者之位为久我家独占。武家源氏出任源氏长者,始自足利义满。但足利家出任源氏长者之位的,共只有义满、义持、义教、义政、义稙,以及虽未受长者宣下但实际上担任了淳和奖学两院别当的足利义尚共计六人。战国时期,源氏长者回到了村上源氏久我家手中,其他的源氏系被排除在外。德川家康之后,源氏长者为德川家所独占(德川秀忠没有长者宣下,据江户时代初期公卿舟桥秀贤所著《庆长日件录》记载,德川秀忠只就任了淳和院别当)。

      请用五分钟准备一个关于智商税的不少于十五分钟的演讲……

      首先,他出自源氏一脉,至少他自己这么说,不过,如果平源之战中平氏赢了,他也会有平氏血统成为平氏长者,当然,他不会承认传说中他的源氏血脉只是来自于一个入赘的源家后人。。。。。

      因为他肯活,而且活得很长,织田死了他在,丰臣死了他在,其他的什么北条,什么上杉,什么武田,更是早死早超生,战国后期曾无数次传出家康仆街的消息,但家康总是及时出现化解了谣言,他的人格魅力导致很多足轻由黑转粉,从最早的传谣者变成了他的死忠粉。

      当然家康的魅力来自于他博览群书的深沉内敛,还有他精益琴棋书画的豁达显亮,更是因为他敢于改革及确定新路线的决心,以及敢于通过诸如“武士不经商”这种改革来为人民谋福利的大道精神。

      这样一位德才兼备,又平易近人的将军,又怎么不会被人冠以“长者”称呼呢?

      不同意最高票说法。家康确实在刚当上三河守的很短一段时期内自称过藤原氏,但当时他根本没顾上做考证源流伪造家谱这些基础工作,基本也就是用嘴一说,比朱元璋自称源自朱熹还要假,加上同时也自称源氏,所以谁也不会当真。后来德川自己都放弃了源出藤原氏的说法。松平氏如果真和上杉、伊达一样,是源流清楚的藤原出身,却非要充源氏长者,不用分析了,只能是脑子进水了。枪杆子里出政权,但党也指挥枪。当时可没人觉得源氏大名多就要翻了天,德川成为关东之主时也就捞了个清华家格,五摄家可全姓藤原,地位高下之别简直无情。德川要真姓藤原,肯定一路小跑去当关白了,也是一番天地,总比抛弃家名贻笑大方好。

      其实别说藤源平橘了,你就毛利氏一个中原氏出身,只要源流清楚,就绝不会乱认祖宗,正所谓出身不由已。

      但有出身才说的上不由己,没出身就另说了。战国大名的出身一多半是烂账。几百年乱世下来,一大批地头下克上脱颖而出。偏偏日本千年一系,血统传承必不可少,往上追溯不到天皇就不好意思和大家说话,所以这些新贵只好钻空子冒充名门。充来冒去乱得一塌糊涂。

      松平氏起源的最终官方说法是源自清和源氏新田氏庶流世良田氏,新田一族的世良田亲氏娶了三河国松平乡豪族在原信重之女,改名松平亲氏,是为三河松平之始。

      按修饰后的家谱记载,亲氏以降,历代当主依次为泰亲、信光、亲忠、长亲、信忠、清康、広忠,而后就是家康了。

      世良田亲氏确有其人。新田氏始祖义重第四子名为得川义季,义季长子为得川赖有,次子就是世良田亲氏。这人的经历在历史上就是一片空白,和有一百二十多个儿子的中山靖王一样,很适合认祖用。但尴尬的是,1802年居然在武藏多摩发现了世良田亲氏的墓碑。你说一个三河的小小地头,没埋到松平家的菩提寺里,怎么就跑到武藏来了呢?幕府赶紧把多摩那一带给戒严管控起来了,心虚得一逼。总之,在今天看来,德川出身的最大可能就是和丰臣一样,庶民而已,只不过起步早一点,提前几代落了城市户口,但基本不可能真姓赵(源)。

      那么,既然祖宗是谁查无实据,选择余地如此之大,为何家康最后会选择德川(得川)这个源流呢?

      1、家康是在1567年讨(买)到敕许,正式把户口改为德川氏。当时家康刚刚制压三河一国,说他是为了日后当征夷大将军做准备未免有点魔幻,一个小小的三河国主怎么能当武家领䄂?真实原因应该是三河长期以来是足利氏的直属领地,制霸东海道的今川又是足利的准一门,说白了这疙瘩就是源氏的地盘,冒充源氏能为统治三河提供更多的合法性基础。

      2、既然是为了争取合法性,怎么也要装得比主要竞争对手今川更高一点。关键今川已经够高了,是足利将军的准一门。足利氏的先祖是源义国的嫡次子,这个源义国是奠定清和源氏地位的八幡太郎义家的三男,而源赖朝是义家的嫡流玄孙。嫡流开幕后三代而亡,足利氏作为血统最接近嫡流的庶流就被视为源氏栋梁,这种栋梁身份所带来的号召力在足利尊氏时代显露无疑,将足利氏推上了将军宝座。什么武田佐竹,血统上论都不及今川。足利处在清和源氏家族金字塔的顶端,要压过今川一头,就只能在血统上比今川更接近足利宗家。但问题是足利氏可不是什么没落贵族,足利是百多年的将军家、数百年的武家栋梁,各分家谱系详实,根本没有通过仿冒超越今川家门的空间。这估计也是为啥家康一度想姓藤原,因为姓源似乎玩不过今川。

      3、后来松平家灵机一动,不再打与将军家近世攀亲的念头,不再着眼现有家门,转而想到了久远的新田氏。新田氏的始祖新田义重是源义国的庶长子,是足利氏始袓的长兄,正统性上有资本挑战足利氏。当年新田义贞跳出来对抗足利尊氏,打下了赫赫武名,也葬送了新田宗家。新田嫡流是义重三男的后代,得川义季是义重的四男,所以得川一门在新田氏中的地位,类似于足利一门在源氏中的地位。在新田嫡流断绝、得川家族湮灭的情况下,家康借世良田的尸还魂,改的姓读作得(德)川,写作新田,几可与足利宗家并尊,遑论区区今川。

      至于德川家成为源氏长者,不过是个顺理成章的结果。镰仓时代武家虽有实权但官位较低,源氏长者被公家村上源氏的久我、堀川、土御门、中院四家垄断。室町时代堀川、土御门、中院没落,而将军家坐镇京都,对朝廷的控制力上升,源氏长者转而由足利和久我两家交替担任。德川开幕后,把自己的家格升到与五摄家相当的水平,区区清华家水平的久我氏就一边玩去了,源氏长者被德川家垄断。

      也有说法家康改姓德川时还未造好家谱,只是睁眼瞎说自己是清和源氏。德川源自新田是家光的手笔。所以德川得川才会有一字之差,因为当时已经改不过来了。但不管怎么说,伪造成新田后人都是个不错的选择。源氏长者职务则不过是当上将军并有源氏出身后附赠的礼包而已。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里的长者并不是我们中国人常认为的年长者。这实际上是一个佛教用语:

      梵语s/res!t!hin(音译室隶瑟□),或 gr!ha-pati(音译疑叻贺钵底);巴利语set!t!hin,或 gaha-pati。为家主、居士之意。一般则通称富豪或年高德劭者为长者,如杂阿含经卷五所载,那拘罗长者已一二○岁,年耆而根熟。又增一阿含经卷三清 信士品列举多位特出之长者,如第一智慧之质多长者,降伏外道之掘多长者,能说深法之优波掘长者,福德盛满之阇利长者,大檀越主之须达长者,门族成就之泯兔 长者。然据翻译名义集卷二长者篇载,印度称豪族、富商巨贾为长者;此则异于前记阿含经之说法,亦大异于我国素以耆年高德者称为长者之风习。

      又日本所谓之长 者,亦含有长老耆宿之意,如藤原氏长者、源氏长者等。

      所以,德川家康的源氏长者是一种获得正统性的手段,也是对他号令天下武家的权力的一种追认。

      次日清晨,家康在会议室擂鼓聚将,要召开作战会议,商量对武田作战事宜。

      首席家老酒井忠次、石川数正,本多忠胜、神原康政、大久保兄弟二人、鸟居元忠、内藤正成、渡边守纲、本多正信、平岩亲吉、服部半藏等一干文武列坐左右,织田家三将位居客席。

      家康身边有一位置,乃是给少主信康预留,却不见信康踪影。家康怒道:“反了,反了!三通鼓了,信康这小子居然还没过来!”

      信康的师父平岩亲吉出班跪倒,道:“主公息怒呀,少主这两天研究军学,昨夜肯定是又读了一宿的兵书,累得睡着了,所以没听到鼓声,俺这就去叫他!”

      家康哼了一声,道:“他会看兵书?昨夜我听他房间传出笛声,一定是吹了一夜笛子!不务正业的逆子,让织田家的三位贵客看到,还以为我德川家是一群娘炮!”

      信盛等赔笑道:“音乐也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兴趣爱好,信康少主是一位热爱文艺的好青年啊。”

      不多时,平岩亲吉拉着信康回到会议室。但见这德川信康十四五岁年纪,生得眉如墨画、目似朗星,肩宽背阔、中等身材,容貌身形颇似少年时代的家康,但一身的书卷气,在德川家一群老粗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家康抄起手边的小桌子,当众怒砸信康,用三河方言大声怒骂:“恁个龟孙,弄啥来,又鼓捣恁那些乐器,当初给恁起名字叫信康,是叫恁以后学习信长和俺家康啊,结果现在恁就知道玩音乐、写小说、上豆瓣,我日恁姐,打死恁个龟孙!”信康默默承受,待家康打完方才落座。

      织田家三将平日里看惯了信长当众暴打光秀,对领导打人已经见怪不怪了,都是神情自若。

      家康命小姓收拾了已经被砸成木屑的小桌子,开始主持会议:“武田信玄来势汹汹,我还是那句话,任他三路来,我只一路去,咱们三河武士就是善于打硬仗,逆境之下出英雄,有劣势要上,没有劣势创造劣势也要上!不管他来得是三万还是五万,都得流下鲜血作为浇灌我们土地的肥料!”

      德川众将纷纷叫好,织田家三将却在想:这群战争贩子。

      家康续道:“本来嘛,我是不打算要织田家出一兵一卒的,但是吉哥实在是太客气了,派了三位大将前来助阵。咱们织德两家的友谊是鲜血凝成的,希望大家与织田家的战友一道,发扬联手抗敌的光荣传统,把甲斐侵略者赶回老家去!尤其是佐久间大师,战略精深,他做的《撤退新观察》《撤退解码》《撤退龙门阵》等节目,收视率居高不下,乃是声闻海内外的军事专家。此次佐大师来当我们的军事顾问,对大家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佐久间信盛赶忙起身做表态发言:“承蒙家康公谬赞,当军事节目评论员不过是我的业余爱好,本大师每日研究兵书战策,不过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既然主公派本大师来到德川家助阵,那么本大师定会给德川家留下一笔真正的财富。”

      家康道:“敢问佐大师针对这场战争,有何高论?”

      信盛道:“既然家康公问了,我一句话不说也不好,本大师就简单的谈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们的敌人——武田军,他们最厉害的就是赤备骑兵,而骑兵的优势就在于速度快、冲击力强,因此我建议德川家立即采购树苗,在领内植树造林,届时武田骑兵在树林中无法冲锋,我军就能轻松取胜。”

      此言一出,德川众将哄堂大笑,连家康都忍不住嘴角上翘。

      神原康政道:“按照佐大师的说法,如果我们的敌人是毛利家,是不是在海岸边多种海带,海带缠住毛利水军的船桨,就可以打败他们?”

      石川数正道:“那么对阵本愿寺的僧兵,是不是多摆一些佛像,干扰他们就行了?”

      鸟居元忠道:“那对付岛津、杂贺这种铁炮部队,是不是鼓励露天烧烤,造成雾霾,让他们无法瞄准就可以了嘛!”

      渡边守纲道:“哈哈哈哈,依我看,无论对手是谁,只要多开免费妓院,让他们每天光顾,到时候泄得腿软打不了仗,我们就不战自胜了嘛!”

      家康板起面孔,制止了众将,道:“佐大师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都是乡下人,思想幼稚。请您继续说。”

      信盛皱眉,续道:“这第二点嘛,就讲一讲军队体系建设。本大师这几日见德川军虽然战力强悍,但体制仍然落后,亟需改革。首先,武士是专职的作战人员,要出政策,下文件,规定武士一律不得Jing商……”

      大久保忠世大喝一声,打断道:“我们德川家从广忠公开始就被织田、今川压迫,后来被迫成为附庸,收上来的粮食大部分都上交给今川家,导致军费不足,这才开始军队经商。现在战争频繁,不经商,我们的军费要被削减一大半!”

      酒井忠次道:“对,不经商,我的太鼓如何购买?”

      石川数正道:“不经商,我的凉茶哪里去买?”

      信盛道:“本大师此次驰援,不只是来挂名当个军事顾问,还给你们送了不少给养,酒井大人的太鼓,石川大人的凉茶,神原大人的武术道具,本多大人的扩音器,全都带来了。既然你们不想搞改革,那这些东西就不给你们了!”

      家康道:“大师息怒,请您继续传授战争经验啊。”

      信盛冷哼一声,道:“既然大家对体制改革也有意见,那本大师还是讲讲机构设置吧。本大师以为德川家军事氛围浓厚,十分适合建立专门的战争机构:总参谋部。”

      家康及众将此刻已经对信盛的话完全充耳不闻,唯有德川信康听得聚精会神,问道:“敢问什么是总参谋部?”

      信盛道:“国虽大,好战必亡,国虽小,亡战必忧!本大师纵观古今中外战例,总结了世界军事的发展形势,认为生产力水平的进步,带来的是战争规模和战争激烈程度的增大,武士们除了战争,往往还要肩负起治理内政的工作,大名们更是日理万机,没有足够的精力全盘谋划战争。那么如何更有效率地进行战争呢?这就需要成立专门机构来统筹军事事务。孙子曰:庙算多者胜,如果能够广招足智多谋、通晓兵法之人,集合在一个部门,成立总参谋部,这样德军,不,德川军的胜率必能大大提高!”

      喜欢听我胡说八道的看官可以关注我的微博,每天发几条原创的战国历史小段子

      “他”一个三河市委书记,怎么就去了关东了呢?

      首先,“氏长者”就不再解释了,其他的一些答案中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简单说,氏长者,类似于家族的族长,长老一类的意思。

      不过德川家康为什么成为源氏长者,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源,平,藤原,在日本都是很大的氏族,而并不是那种非常紧密抱团的狭义的小氏族,其下面的分支多如牛毛,通常是各自为政,所以其氏长者更多具有象征性的意义,实际的领导职能是比较少的。

      先来说藤原家,藤原这个姓氏的历史非常悠久,据说远至日本的飞鸟时代,一直都是日本的著名贵族姓氏,和天皇一脉有着数不清的联姻历史。

      而平氏和源氏,实际上都是天皇的血脉,说白了,天皇家的人一代又一代繁衍过多了,国家养不起了,就把上几代才有血缘关系的远亲,赐姓以后,从皇族变成贵族了(日本皇族是没有姓氏的)。

      平氏的历史更久远一些,在平安时期末年达到巅峰,后来在著名的源平合战中大败于源氏,就几乎退出历史舞台了,许多平氏后来也不自称平氏了。

      而源氏事实上来源于日本历史上一个“多子多福”的天皇:52代嵯峨天皇,一般日本皇族赐姓转臣的事情都是发生在当朝天皇的数代以上的远亲身上,但是嵯峨天皇这个可怜人碰到的是前两代天皇留下的经济和民生的烂摊子,偏又热爱床笫能生养,搞了几十个子女,实在养不起了(皇家也有这个悲惨事啊),于是把一大票儿子都赐姓为源氏,赶了出去。

      后来许多天皇血亲也被这样赐姓源氏降臣,这是源氏的由来。

      平氏,源氏,藤原氏都有很多很多分支,都是非常松散的氏族,而且不同的分支,一般也都有自己的姓,例如:

      只有在特别正式的场合,会挂着大氏族的名称,例如我在日本参观岛津家的墓的时候,他们会在墓碑上标注源氏的氏族姓名。

      说白了,其实战国时期的日本各大名,公卿,贵族,其实基本上都是这三个氏族的人

      但是问题来了,其实德川家康,原名松平家康,松平一族,其实是藤原氏一族的。而改姓德川,入源氏,属于篡改祖谱,僭越改姓。而最后还封了源氏长者,这就有点意思了。

      说白了,德川家康当源氏长者,是庆长8年的事情,是被朝廷(天皇)封的,同时的封号还有征夷大将军和右大臣,那时候德川家康基本上已经一统日本权倾天下,说白了,这个封号是他自己要的。

      当然,当关白和征夷大将军同时兼个藤原或者源氏长者,也很正常,但这不是必须的,比如,一样改姓换族的丰臣秀吉,就没有藤原氏长者的封号。

      丰臣秀吉改姓投入藤原一族是为了当关白(只有藤原一族可以当关白),后来也没有当藤原氏长者。

      第一,松平家属藤原氏,也是大贵族(丰臣秀吉是平民出身),没有粉饰的需要

      第二,征夷大将军也不像关白,必须特定氏族内的人担当(关白只能是藤原家的人担任),征夷大将军并不一定要是源氏,历史上有多位其他氏族的人担任过这个职位,包括藤原家的。

      第三,即便是入了源氏,也不一定要讨个源氏长者的封号

      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从个人拙见来看,原因可能有如下:

      1. 德川家康是源赖朝的脑残粉(源赖朝是日本第一代幕府:镰仓幕府的创始人,日本武士制度的创始人)

      2. 日本历史上,藤原,平,源三家,巅峰时代的顺序基本上就是 藤原家--平家--源家,日本战国时期,江户幕府初年,源家应该是整个日本最繁荣的贵族氏族,要远远超过藤原及平家,很多大名都是源家的分支,入源家,当源氏长者,应该对他的统治有帮助,至少是名义上是有益处的

      3. 当源氏长者是为了强化他源氏的合法身份

      这就类似于清代皇帝是两黄旗的旗主,很难理解吗……家~国~天下……

      源氏长者应该指的是这一族的拥有最高地位的族老的意思吧。

      源氏作为日本地位最高的武家之一,是拥有担任日本武职的顶端——征夷大将军的资格的(另一个是平氏,实际上也只有源氏或平氏才被承认有资格)

      其悠久的历史决定了源氏拥有诸多分支,而德川氏就属于清河源氏

      那么作为幕府BOSS的德川家康,作为征夷大将军,名义上在日本拥有天皇之下最高的地位,而实际上拥有着日本最高的地位,自然就是当仁不让的源氏长者了

      在武田信玄刀锋所向望风披靡的时代,被武田家臣山县昌景率军追得吓尿了,于是找画师把自己的衰样画下来,警醒自己,可算日本版的卧薪尝胆了。最终奋发图强成功逆袭。

      人啊都有蛰伏的时候,特别是在战星璀璨的时代。一时的落魄不要紧,重要的是知耻后勇,积蓄力量,不要争一时短长。所以才有千古名言,闷声发大财,才是坠吼滴。

      因为为了与半藏抗衡,源氏创立德川家族,史称源氏家族。

      年级大了就可以称长者,孟子公孙丑里孟子也是长者,众人拾柴火焰高

      从室町时代将军就有担任源氏长者的惯例,德川家号称源氏,出任将军时兼任长者也是顺理成章。